參考消息網10月28日報道 日本《讀賣新聞》10月28日報道稱,日美澳相關人士27日透露,美國正在研究參與日澳兩國政府開始協商的澳大利亞新型潛艇聯合開發工作。原因是澳大利亞政府希望將艇體由日本製造,系統和武器使用美國產品。如果日美澳三個太平洋國家聯合開發潛艇,將意味著此前止於共同訓練階段的三國軍事合作關係進入新階段。
  11月在澳大利亞舉行的二十國集團峰會期間,日美澳預計將時隔7年再次舉行三國首腦會談。會談內容除了軍事合作外,可能還包括就聯合開發潛艇非正式地交換意見。在此之前,日澳防長本月16日舉行會談時,已就兩國開始磋商聯合開發問題達成協議。
  澳大利亞目前擁有的“科林斯”級潛艇使用了美國雷神公司的戰鬥系統。澳大利亞計劃2030年左右依次更換6艘“科林斯”級潛艇,以擴大活動範圍。該國有意引進海上自衛隊最新的“蒼龍”級潛艇,但戰鬥系統方面重視與美軍的互通性,打算繼續像以前那樣採用美國的系統和通信設備。由於要搭載美製巡航導彈等武器,美國政府對澳大利亞政府的意向也表示了歡迎。
  報道稱,圍繞澳政府新引進的潛艇,日美澳之所以能夠實現聯合開發,是因為中國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活動日益頻繁。對於奧巴馬政府重視亞太地區的“再平衡政策”而言,這也將成為其強化與相關國家軍事聯合、提高遏制力的象徵性事件。
  不過,澳大利亞在野黨以保護國內軍工產業為由反對聯合開發潛艇,日美澳三國目前準備私下進行磋商。澳政府似乎還在研究將新型潛艇的維護維修作業留在國內實施,以尋求國內的理解。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自衛隊的“蒼龍”級潛艇(資料圖片)
  
  【延伸閱讀】日澳“熱戀”防務合作升溫 攜手購戰機研潛艇
  參考消息網10月20日報道 簡氏稱,澳大利亞與日本計劃擴大防務裝備與技術合作,加強潛艇和F-35戰鬥機的合作。
  據英國《簡氏防務周刊》網站10月17日報道,在10月16日日本防衛相江渡聰德與到訪的澳大利亞國防部長戴維·約翰斯頓的會晤中,兩國同意增強防務裝備與技術合作。
  日本防衛省發言人告訴簡氏信息集團,協議涵蓋若干潛在的裝備與技術合作活動,包括著重圍繞澳大利亞“SEA1000未來潛艇工程”計劃,以及兩國採購洛克希德·馬丁公司F-35戰鬥機的計劃。
  該發言人還表示,有關這兩項計劃的細節尚未最後敲定。他說:“在會晤中雙方商定擴大防務裝備和技術合作,但有關具體活動的細節將在工作層級上作進一步研究。”
  報道稱,澳大利亞國防部發言人在本文截稿之前尚未對記者提出的問題作出回應。不過,國防部的一份聲明稱,約翰斯頓要求江渡探討日本為澳方的未來潛艇計劃提供合作的可能性。聲明稱:“澳大利亞政府……尚未選定特定的潛艇設計,在作出這樣的決定之前還有更多工作要做。”
  日本防衛省發言人沒有詳細闡述潛在的F-35戰鬥機協作計劃,只表示細節將由一個雙邊工作組討論並決定。迄今為止,日本已經訂購了4架F-35戰鬥機,但預料還將購買38架,而澳大利亞則已經訂購了72架。而且兩國都在爭取建立F-35戰鬥機的地區維護、修理和大修中心。
  防衛省發言人稱,除了在潛艇和F-35戰鬥機上的協作,兩國還將推動日本技術研究本部和澳大利亞國防科學技術組織之間的進一步技術交流,並建立一個促進兩國國防工業對話的論壇。
  此外,兩國防務界將就防務採購程序展開比較和討論,參與部門有澳方的國防材料組織和日本防衛省的裝備設施本部。日方發言人證實,這項活動考慮到了日本持續的軍購改革工作,這些改革旨在提高軍事採購程序的效率和效果。
  報道稱,今年7月簽署的一項雙邊科技協議提供了強化澳日防務關係的框架。簡氏信息集團當時曾報道,該協議將促進日本技術研究本部與澳大利亞國防科學技術組織之間在研究水下推進系統及潛艇艇體防水方面的初步協作。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這張攝於2014年4月6日的照片顯示,一名觀眾在澳大利亞堪培拉機場開放日上給F-35模型機拍照。(資料圖片)
  (2014-10-20 08:20:00)
  
  【延伸閱讀】外媒:澳正式請求購買日本潛艇 日本顧慮激怒中國
  參考消息網10月17日報道 外媒稱,澳大利亞就引進新潛艇計劃嚮日本首次正式提出合作請求。澳大利亞防長約翰斯頓16日在東京與日本防衛相江渡聰德會面時提出這項請求。
  英國廣播公司網站17日報道稱,這是日本首次根據4月內閣會議決定的“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將潛艇作為技術合作對象,可能為日本向澳大利亞出口潛艇開路。
  日本防衛廳發言人表示,江渡對約翰斯頓的請求表示將考慮“提供幫助的方式”。
  路透社說,澳大利亞希望在2030年代淘汰現有的6艘陳舊潛艇,用最多12艘新型隱身潛艇取代。
  日本共同社引述日本政府消息來源說,澳大利亞擬購入的新式潛艇型號與三菱重工、川崎重工生產的日本海上自衛隊最新蒼龍級潛艇相同。
  報道說,日方決定提供技術合作而不是出口潛艇,主要因為無法證明潛艇出口對日本安全保障有直接貢獻。
  這項合作將遇到諸多障礙
  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曾保證支持本國造船工業,保護其免受外國公司衝擊,將來可能因為與日本的潛艇合作協議而不得不改口。
  已經有跡象顯示反對引進日本潛艇的政治力量正在增強。
  包括澳大利亞工黨領袖肖騰在內反對派指出,這項合作將衝擊國內就業,尤其會重創是該國南部的軍工生產重地。
  阿博特政府目前仍在觀察政壇風向。
  他對媒體表示,政府正在考慮多種更新潛艇隊伍的方案,其中包括在國內和國外製造潛艇。
  澳大利亞本國的潛艇製造設施較陳舊,如果用來生產蒼龍級的潛艇,可能會出現工期延誤和開支超預算等問題。
  日本方面則需考慮與澳大利亞的這一合作將觸怒態度日益強硬的中國。
  而且,這也可能成為二戰結束以來日本首次出口組裝完整的軍工產品。
  同時,德國也在與日本爭奪這筆交易。
  堪培拉媒體報道說,德國泰森克虜伯公司的代表本周抵達澳大利亞,提出在澳大利亞境內造船基地生產新型潛艇的建議方案。
  日本得到美國支持
  美國與澳、日都分別訂有安保條約,這可能使日本潛艇對澳大利亞更有誘惑力。美方早已表示樂見澳大利亞用日本製造的潛艇裝備自己。
  據保守派智囊遺產基金會估計,今後15年內,美國在全球的潛艇數量可能會從目前的50艘左右減少到41艘,而中國的潛艇隊伍可能會擴大四分之一,達到80艘左右。
  日本目前有16艘潛艇,計劃今後10年內增加到22艘。
  據共同社報道,約翰斯頓和江渡會面時還確認,兩國將合作開展從美國引進最尖端隱形戰機F-35的保養維修工作。
  日本正考慮在國內興建F-35的亞太地區維修基地。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日本”蒼龍“號AIP動力潛艇
  (2014-10-17 11:32:56)
  
  【延伸閱讀】美媒:美偵查機密切監視中國核潛艇 專盯敏感海域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美國海軍P-8“海神”巡邏機(資料圖片)
  參考消息網10月29日報道 美媒稱,隨著中國部署潛艇,美國P-8“海神”巡邏機開始對其進行搜尋。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10月24日發表題為《隨著中國部署核潛艇,美國P-8“海神”巡邏機開始對其進行搜尋》的文章稱,派遣P-8是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一部分,美國在該地區部署更多的軍事和外交資源,以回應中國日益增強的軍力和強勢立場。
  “海神”專盯敏感海域
  在西太平洋洋面上,比爾·彭寧頓中校駕駛著他的美國海軍P-8“海神”巡邏機一個俯衝下到了500英尺(約合150米)的低空,靠近了日本南部沿海一艘不明身份的船隻。
  在這架——由波音737大幅改裝而成——飛機的後部,機組人員將包括雷達、全球定位系統(GPS)和紅外相機在內的大量偵察設備對準了上述船隻。
  這次只是演練:今天的目標是一艘新加坡的貨櫃船,P-8巡邏機呼嘯而過之後並沒有拋下浮標。設計這種巡邏機是為了追蹤一種更加難以捉摸、具有潛在危險的獵物:中國潛艇。
  它是去年12月以來美國向位於沖繩的嘉手納空軍基地派出的六架P-8巡邏機中的一架,派遣P-8是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一部分。美國在該地區部署更多的軍事和外交資源,以回應中國日益增強的軍力和強勢立場。
  文章稱,沖繩是這一戰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為它位於東海上中日領土爭端地區附近。沖繩還有距南海最近的美軍基地。在南海,中國與美國的另外一個盟友菲律賓存在領土爭端。
  沖繩還靠近一個主要咽喉要道——宮古海峽。美國官員稱,中國潛艇近年來一直利用宮古海峽進入太平洋。彭寧頓稱:“如果有這樣的先例,如果他們有從A點到B點的趨勢,那麼我們將加以利用。”
  P-8是為取代部署在沖繩的老式螺旋槳驅動的P-3“獵戶座”巡邏機。當初研製P-3的目的是用來搜尋蘇聯潛艇,這種飛機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一直在服役中。P-8可投放並監測最多64個“聲吶浮標”,是P-3的兩倍。
  這種新型飛機比P-3的飛行距離長300英里,而且仍可在空中待命四個小時才返航。
  反潛技術依舊傳統
  然而,儘管速度、巡邏範圍、聲吶浮標技術均有所提升,但P-8巡邏機依靠的仍然是冷戰時期的基本反潛技術。水下獵潛大戰受制於大海的深不可測,一半靠科技,一半還要靠直覺。
  無論是衛星還是雷達都不能偵察到水下物體。獵捕潛艇的最有效方式依然是使用聲吶設備捕捉引擎聲音,或者是使聲波(或脈衝)傳遞至水下潛艇的金屬制外殼上,捕捉反彈回來的信號。
  潛艇人員讓潛艇免於被探測到的手段,包括保持發動機安靜、不與外界通信以及將潛艇保持在低於“溫躍層”——即接近水面的水層和下方溫度較低水層中間的部分——的位置,這層水面可以令聲吶脈衝發生偏轉。
  P-8還可以和監控潛艇基地的衛星協作,海底麥克風可以聽到往來的潛艇以及水面船隻的聲音。一旦探測到潛在目標,P-8就會投擲聲吶浮標,然後在上方盤旋收集浮標傳輸的數據。
  這些數據會出現在位於飛機後部的一個屏幕上,由海軍空勤組羅伯特·皮拉斯這樣的專業技術人員進行數據分析。皮拉斯接受過識別中國潛艇聲音特征的培訓。
  在P-8剛剛完成一次出行後,他站在飛機的後部說:“如果前方有潛艇並且位於聲吶浮標範圍內的話,我就能找到它;可以說這是一門藝術,因為你可能兩次追蹤同一艘潛艇,它兩次發出的聲音都是不同的;培訓和直覺非常重要。”
  中國潛艇追蹤困難
  文章說,直到最近,發現中國潛艇還是一件相對容易的事情。許多中國潛艇當時還是老式的柴油動力潛艇,每隔幾小時就會浮出海面“透氣”,開動引擎為電池充電,而此時就可能被監視系統發現。西方海軍官員稱,中國早期核潛艇上反應堆的噪音甚至更大。
  然而,中國和西方的軍事專家稱,近些年來,中國在消除柴油動力潛艇噪音方面取得了進展,許多柴油動力潛艇使用了新技術,能夠長時間依靠液態氧運轉發動機,而無需浮出海面。
  知情的美國官員稱,2006年,中國的一艘柴油動力“宋”級潛艇在美國“小鷹”號航母的魚雷射程內浮出水面,而未被提前發現,此事令美方官員感到震驚。
  該官員說,中國現在已擁有一些靜音性非常高的潛艇,這使美方的偵察工作變得更具挑戰性,如果不是非常敏銳,很難發現中國潛艇。
  自“小鷹”號航母事件後,美國加強了反潛巡邏。但中國和西方的軍事專家稱,中國也部署了大量艦船、飛機和導彈,似乎意在阻止美國軍方監視中國海岸附近水域。
  2009年,五艘中國艦船在海南一個潛艇基地附近的公海包圍了美國海軍“無瑕”號。“無瑕”號是美國海軍最先進的反潛船之一。
  去年11月,中國突然在東海劃設了一個防空識別區,警告稱將對未預先表明身份而進入防空識別區的飛機採取“防禦措施”,但沒有指明具體是什麼措施。
  很多美國官員目前擔心中國可能在南海劃設一個類似的防空識別區,不過北京近幾個月一再表示沒有這樣的計劃。這些官員認為,中國最終的目的是將南海變成其潛艇的一個安全港,就像冷戰時期蘇聯的潛艇堡壘一樣。
  文章稱,如果中國的飛機和水面艦船能夠使美國的反潛艇部隊無計可施,中國潛艇將能在自己的海岸附近安全巡邏,並神不知鬼不覺地駛入太平洋的更深海域。
  (2014-10-29 07:19:17)
  
  【延伸閱讀】美海軍升級弗吉尼亞級潛艇 反制中國反介入戰略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美國海軍弗吉尼亞級攻擊核潛艇。(資料圖)
  據中國國防科技信息網報道,美國海軍正在舾裝一型弗吉尼亞級攻擊型潛艇,對平臺進行了一系列升級設計,提高聲納探測能力並使自身隱蔽性更好。這些升級包括增加了大型垂直陣列、特殊的艇身塗層材料、針對發動機的特殊降噪技術。這些革新技術將被應用到“南達科他”號潛艇,該潛艇為Block III弗吉尼亞級攻擊型潛艇,或被應用到正在開發的SSN。
  對“南達科他”號潛艇的聲學升級工作主要體現在3個方面。大型垂直陣列已經完成全部設計工作的60%。同時,“馬裡蘭”號潛艇正在安裝一個類似的陣列,目前已經完成75%。“馬裡蘭”號是現役的俄亥俄級彈道導彈核潛艇(SSBN)。更大型的陣列將擴大探測範圍並且為潛艇提供增強的威脅目標智能圖像和水下水文地理情況。艇身外部塗層技術正在被應用到“南達科他”號潛艇,該技術由ONR設計,旨在通過減少己方的傳感器和聲納被敵方探測到來降低船體特征。另外,大約有十幾種特殊降噪技術被應用到發動機室。
  該系列升級目的是要保持技術的先進性,以確保美國海軍在水下領域的統治地位。使潛艇更難被探測到並擴大艦載聲納的探測範圍為美國海軍潛艇提供了技術優勢,使其可在假想敵的武器系統和傳感器範圍之外運行。
  很多國家,包括中國、朝鮮和伊朗已經或正在發展遠程反艦導彈旨在阻止水面艦艇進入海岸線外一定距離。這些技術和武器裝備能夠用來阻礙美軍通過或進入一個區域。反介入和區域拒止技術的已經發展到水下領域。俄羅斯、中國、伊朗等國正在認識到美國擁有的優勢,美國應做好應對這些國家的準備,尋求發展像A2/AD那樣的水下網絡以匹配大多目前正在水上和空中使用的網絡。
  美國海軍計劃全面實現這些技術升級,包括整個艦隊的現役和未來的攻擊型和彈道導彈潛艇。但是,集成這些新技術的程度將大大依賴於預算方面的考慮。(張曉)
  (2014-10-28 10:50:00)  (原標題:日美澳擬聯合開發潛艇 外媒:應對中國海洋活動)
創作者介紹

美國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qt67qtug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